My JSP 'left.jsp' starting page
当前位置: 首页 >教育专栏

有一种平凡让人敬佩

2019-08-12 00:00:00.0

有一种平凡让人敬佩

——追记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二庭副庭长李庆军

来源:人民法院报 | 作者:冀天福 赵栋梁

    这是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二庭副庭长李庆军普通而平凡的一天:往返于家庭、单位之间,按时上下班,上班期间看材料、查卷宗、调解案件,有时也会加班……

  然而,这平凡的生活,并没有眷顾这位54岁的法官。2018年9月28日,李庆军永远离开了他喜爱的审判岗位。

  大山的儿子不但淳朴善良,而且务实重干

  李庆军出生在河南省济源山区,愚公移山的故事就源于境内的太行、王屋二山。“愚公精神”教育人们做事情就要坚韧不拔、咬定目标、苦干实干。他从小听着愚公的故事在山区农村长大,后来通过刻苦攻读考上了大学,离开家乡到外地工作。

  1986年7月,他从河南大学政治系毕业后分配到郑州牧专工作。1993年3月经过遴选到河南高院工作。1997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  李庆军为人实实在在,办案中只知道按照法律和规定办事,总是追求公平公正,铁面无私。

  审监庭副庭长林秀敏与李庆军是多年的同事,她回忆说:“从立案二庭转来的案件,庆军提审的案件都非常到位、专业,抓问题非常准,与我们的改判意见也基本上是一致的。”

  早在2001年,李庆军拟写的裁判文书就获得了“全国法院优秀民商事裁判文书”三等奖,被评价为“针对性强,逻辑严谨,言之有据,判决结果具有说服力。体现了法官居中裁判的身份和地位,避免了法官凭主观之嫌,符合司法公正的要求。”在河南高院2017年举行的首批法官入额考试中,李庆军的民事专业考试成绩在全院排第四名。

  2016年4月,李庆军突发脑梗住院。那几个月,为了不耽搁审判工作,庭里的同事就按照李庆军的要求,把案卷送到医院,他认真阅卷拟出意见后,大家再把案卷拿回单位。除非为了工作,他不让大家去看望他,到医院见到他了,也还是三句话不离案件。

  据统计,2016年,立案二庭共结案2610件,李庆军团队共结案849件;2017年,立案二庭共结案2686件,李庆军团队共结案667件;2018年截至8月底,立案二庭共结案1309件,李庆军团队共结案360件,李庆军是全庭办案最多的法官。

  工作中的他执著敬业,还被同事总结为“三不伸手”

  不向领导伸手。身处别人觉得不好的岗位,他不挑肥拣瘦去要求调整。他带的办案团队人员最多,案件也分得最多。每个案件他都参与其中,工作如此繁重,他从没有提过要减少案件。

  不向当事人伸手。有济源老乡大老远专程跑来找他说情办事,他总是先自掏腰包请老乡吃饭,然后认真看人家带来的材料,没理的就解释清楚让人家回去,有理的就建议走法律程序,该怎么办就怎么办。

  不向同事朋友伸手。他有着坚韧要强的性格,只想着怎么去帮助别人。

  周老太经过拍卖,购买了某企业的土地和房屋使用权,但随后长达4年的时间里该企业一直拒不交付。周老太无奈之下起诉到法院,案件胜诉后,到了执行阶段却因各种原因而未能执行。周老太多次上访反映情况,案件最后交到了李庆军的手里。

  在参加省高院的再审审查听证前,周老太的心里直打鼓:自己年纪大了,连律师都没有,而对方“有权有钱有关系”,一、二审都胜诉的案件,会不会到这里被推翻?

  “不管什么原因,都得按法按理来办!”周老太至今仍清清楚楚地记得李庆军在听证会上铿锵有力的话语。收到驳回再审申请、维持自己胜诉裁定书后,周老太托老家的亲戚到乡下收了些土鸡蛋,挎着筐从南阳坐了将近300公里的大巴找到了李庆军家。看着老太太充满期待的眼神,李庆军这一次没像对待其他当事人一样把她拒之门外,而是热情地把老太太请进家里喝茶聊天,临走前给老太太拿上了自家买的山药等补品:“你要是不拿,鸡蛋我就不能收。法官是有纪律的。”

  在李庆军办理的诸多案件中,也不乏抱怨社会不公、情绪激动的当事人,经过他的耐心接待,很多案件最终都以调解的方式解决了,他也因此多次被评为“先进工作者”。

  河南高院立案二庭庭长卜发忠说,李庆军办理的案件不仅法律效果好,社会效果也堪称完美,从未收到过关于他的投诉。

  最近4年多,每天都要做腹膜透析,在完成繁重审判任务的背后,他一直与病魔抗争。

  2014年李庆军被医院确诊为尿毒症,按照医生的要求,每天都需要做腹膜透析。

  对于很多人来说,腹膜透析是个陌生的词汇。李庆军的腹部通过手术置入了一根硅胶“腹透管”,每天将“腹透液”定期灌入和排出腹腔,用自身的腹膜代替肾脏,来清除机体代谢物和多余的水分。

  李庆军使用的透析液一袋重2公斤,每次开始前要先洗手、戴口罩,房间里每天两次进行紫外线消毒,根据身体状况的不同,每次腹膜透析需要30到50分钟不等,如果腹透液流入或流出速度过快,就会出现腹痛腹胀、身体乏力、怕冷、易烦躁、恶心甚至呕吐的情况。

  据他的家人回忆,4年多来,李庆军还要按照与医生的约定,每个月都请假一天去北京的医院复查身体。每当这时,李庆军就买好周一22时12分出发去北京的K180次列车。为赶时间,他总是周一下午下班后带上装有透析液和透析装置的箱子赶往车站。在火车上,他还要自己做几次透析。偶尔遇到好奇的乘客,他会笑着解释:“没啥事,做个小透析。”次日6时16分在北京下车后,直奔医院复查,检查完后,李庆军又急急忙忙地坐高铁于周二下午返回郑州。一回郑州,他就先回到办公室,把当天落下的工作补回来,然后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。

  现如今,K180次列车依旧每晚准时开往北京,但再也看不到那个拖着箱子赶车的身影了。

  “李庭长不是就腿疼吗?我们只知道开庭和合议时间长了,他会不舒服,有点坐不住。”法官助理王峰说。

  法官助理程保华回忆说:“有时候看到他脸有些浮肿,问他,他总是笑着说有点风湿。”

  “我只知道他因为身体原因经常不能喝水,夏天有时跟当事人说话说得口干舌燥,他舌头都发僵了,却还是坚持把法理跟当事人解释清楚。”书记员豆中银从2013年进院就与李庆军在一个庭室工作,他眼中的李庆军与常人相比并没有太大的差异。

  卜发忠至今还在自责:“庆军9月2日给我打电话,说近期可能要做个小手术,不太方便联系,半个月后就来上班,把一些工作进行了交接,具体什么手术也没说。请假时间到了之后,因为要办续假手续,我从他家属那里拿到了诊断证明书时,才知道他平时是忍着严重病痛和我们一起工作的。”

  据李庆军妻子马凤实回忆,李庆军尿酸高的时候从脚到膝盖都疼痛难忍,无法行走,在家需要拄拐杖的他,去单位就用毛巾包住腿,穿上宽一点的裤子。他的左胳膊和左腿经常发麻,脖子后的一根大筋时常疼痛,冬天尤为严重。“今年7月以来,他的透析管道口化脓发炎,又痒又疼,皮肤上经常是一道道血痕。”

  李庆军在日记中写道:“我不想让亲人为我的身体担忧,给他人带来精神压力,我尽可能弱化自己的病情,有点自欺欺人,装得若无其事。很多美好的东西,我仍然想像常人一样享受,享受生活。要是真倒下了,我也无力回天,随它去吧。生活要继续,班要继续上,工作要继续干……”

  在医院里,他一边做透析,一边通过打电话或发信息安排工作

  2018年9月1日。

  早上6时,随着闹钟响起,李庆军开始准备在家的第一次腹膜透析,然后准时上班。中午,李庆军赶回离河南高院近8公里远的家中,开始了当天的第二次腹膜透析。透析结束后,他和家人一起吃过午饭,又返回单位继续工作。

  在河南高院的上下班签到机9月1日晚留下的影像资料显示,李庆军当日18时30分离开单位。

  “我身体不舒服,需要住院治疗十天半月的。咱们手里的30件案件,你先阅阅卷,看看有没有调的可能。如果调不了,我出院后再处理……”

  王卫霞是李庆军的法官助理,已在他任审判长的办案团队工作了5年多,与他工作时间接触最多。王卫霞万万没想到,这是李庆军最后一次给自己安排工作。

  2018年9月2日,患尿毒症4年多的李庆军准备做换肾手术。于是,他一边做术前检查和透析,一边打电话跟同事交接工作,并专门给任方方等同事发短信安排自己原本计划好的调解工作。

  任方方接到短信后,一边按照李庆军的计划调解案件,一边打听李庆军的病情。由于术后对无菌环境要求严格,任方方还没来得及前往看望。

  “我想着处理完案件再去看望他,好让他高兴高兴……”任方方说,她怎么也没想到,这一次与李庆军的案件沟通,竟成了永诀。

  9月28日8时9分,李庆军与世长辞。

  看到他去世的讣告,同事们、朋友们、邻居们都不相信是真的

  听到李庆军因病去世的消息,看到他去世的讣告,同事们、朋友们、邻居们都不相信是真的。

  “前一段还见他开庭啊?”

  “前不久,我们团队利用两天时间集中研究案件,他还一直和我们在一起,没看出他有什么异样。”立案二庭法官焦宏说。

  “我知道他身体不好,但没想到这么严重!因为他从来不说自己的身体状况,更没耽误过工作,他带领我们团队所办案件的质量和数量都名列前茅。”

  一抽屉药物,一抽屉面包。

  这是李庆军去世后,他的家属到办公室整理遗物时发现的。看到这些,家属泣不成声。

  马凤实说,每天早上李庆军做完透析后便匆匆赶到单位,没时间吃早饭,我就让他带点面包到单位吃。“因为他做完透析后,体质虚弱,出现反胃、恶心等症状,根本吃不下东西。”

  “藏这么多,我想可能是他不想让我们知道他的病情吧。”程保华回忆说,有时候看到李庆军脸有些浮肿,问他,他总是笑着说有点风湿,大家也就没太注意。

  他的确不想让同事知道他患有严重的尿毒症。面对大量的案件和异常突出的人案矛盾,每个同志都在加班加点工作,他不想成为“旁观者”。如果领导知道了他的病情,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那样卖命工作的。

  帮忙料理后事的邻居彭迪提起李庆军,充满感激:“我远在江苏徐州的弟弟替别人担保了一笔200万元的债务,借款人躲债下落不明,他本打算离婚、卖房,自己也出去躲债。我找庆军帮忙出出主意,他就通过电话开导我弟弟,帮他分析问题,建议他通过法律程序来解决纠纷。最后,弟弟的问题得到了妥善解决。要不是庆军,我弟弟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藏着呢。”

  李庆军的堂妹李菊霞,从小就看着哥哥用所学的法律知识为大家解决纷争。她回忆说:“我哥常说,法律是非常有用的专业,学了法律就能帮助别人。在我心里,法官是最光荣的职业。”在李庆军的影响下,李菊霞考入重庆市的一个法院,成为一名法官助理。

  回忆是沉重的,也是难忘的,总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在心头

  “李庆军是89级西南政法大学的民诉法研究生,专业水平很高,他平时一直热衷于钻研民事审判前沿业务。民事法律变更快、内容多,他一有时间就看书学习,和同事交流业务知识。”法官肖贺伟回忆起李庆军,唏嘘不已。

  “老李常说,法院是说理的地方,大家做这份工作,一定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对得起双方当事人!”法官于保林至今仍记得李庆军这句掷地有声的话。他经常对自己的审判团队成员说:“不管谁找,法律底线不能突破,要坚持原则。大家只管依法办案,有什么压力我来顶着!”

  豆中银回忆说:“我刚来工作的时候就跟着李庭长,每周他都会让我通知10个再审审查案件的双方当事人前来接受询问,同时安排二审开庭工作。每个卷宗他都会在询问前仔细阅卷,搞清楚争议焦点和问题实质。在询问时,他会耐心听当事人把话说完,再认真解答。他说,很多当事人进法院是带着火气的,原因就是有话没处讲、没人听,你让他把话说完了,他的火气就消了一大半。我们的工作不仅是要办结案件,更要化解矛盾。”

  律师李晶至今对李庆军复查的一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印象深刻:“我因为这个案件认识了李庭长。这也是我第一次与高院的法官打交道,心里很紧张,在交流时遇到意见不一致的地方,李庭长会认真耐心听我一个年轻律师充分发表意见,这是我没想到的。今年8月,结案后,案件的处理结果跟我和我的当事人预期相差甚远。再见李庭长时,我们的情绪有些控制不住。但是李庭长依旧不急不躁、态度和蔼,对我们提出的每一个问题都耐心释法明理,最终使我和当事人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,心平气和地接受了裁定结果。”

  “继续努力工作,把自己的每个案件办好,这是对李庭长最好的缅怀。”焦宏的声音沉重而又坚定。

  10月11日,河南高院党组决定为李庆军追记个人一等功。